自贡市四海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唐代、宋代、现代灯会的发展

发布时间:2015-10-08 00:00:00来源:点击:475

唐代的元宵灯节、灯会的灯会历史中,制灯工艺更趋精美,文化内涵更为丰富,远非前代所能比拟。唐刘肃所撰《大唐新语》卷八云:“神龙之际,(即705—707年)京城正月望日,盛饰灯影之会。金吾驰禁,物许夜行。贵游戚属,及下隶工贾,无不夜游。车马骈阗,人不得顾。王主之家,马上作乐以相夸竞。文士皆赋诗一章,以记其事。作者数百人,惟中书待郎苏味道、吏部员外郎郭利贞、殿中待御史崔液三人为绝唱。”这正是唐代灯节的雅致之处和文化氛围之所在,元宵之夜竟有数百名诗人竞相赋诗,其规模之大,其佳作之多,前代难以项背。 

宋代在科学技术方面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火药、指南针、印刷术等重大发明,为人类文明和社会进步,做出了卓越贡献。宋代文学也开创了全新的历史时期,元宵灯节、灯会是科学文化的一种载体,自然得到了极大的发展。宋太祖赵匡胤削平群雄后宣称:“朝庭无事,区宇咸宁,况年谷之屡丰,宜士民之纵乐”。据《燕翼贻谋录》记载:“太祖乾德五年(966年)”,“诏令开封府更放十七、十八两夜灯,后遂为例。”这就将唐代开创的元宵灯节的放灯由三天增加为五天,元宵游观之盛前所未有,城乡张灯也要在土地庙前扎小鳌山。朝庭对士民,观灯更持鼓励的态度,规定“凡来御街观灯者,赐酒一杯。”孟元老《东京梦华录》记载着北宋都城开封灯节“歌舞百戏”、“灯山上彩,金碧相射,锦绣交辉”的盛景民俗。周密的《武林旧事》更记述了南宋京城杭州元夕的灯市繁华,灯品精美,“百艺群工,竞呈奇技”的盛况风情。终宋一朝,元宵灯会时问之长、规模之大,景观之瑰丽,灯具之奇巧,又跨越了前代。 

宋朝元宵张灯,其代表之作为“鳌山”灯。鳌山是灯会活动中的上古神话传说中的海中高山。据《列子·汤问》记述,渤海之东有大壑,其下无底,中有五山,常随波上下漂流,天帝令十五巨鳌举首载之,五山才兀持不动。宋代元宵灯节,京城、州府普遍以这一传说立意,设计大型鳌山灯组,其造型通常为一只或数只巨鳌背负山峦,山上荟萃千百盏华灯、山石、树木齐备、点缀以佛、仙、神的雕塑、绘画。山上可容乐工伶官奏乐、山前设有大露台、供歌舞演出或工艺品展示。鳌山灯气势恢宏,体量巨大,叠翠堆金,浮光耀影,常为灯会压卷之作,寓“江山永固,长治久安”之意。故帝后、嫔妃、臣僚都要在特定的时辰观赏鳌山灯。  

此外,宋代灯节之上,机械传动的大型灯组逐渐增加。在开封,有人更用辘轳把水引到灯山高处,用大木柜贮放,“逐时放下,如瀑布状”,又用草把扎缚成巨龙,“草上密置灯烛数万盏,望之蜿蜒,如双龙飞走”。 

北宋时,蔡襄守湖州,为了在元宵节拚凑太平盛世的场面,竞命令不管家贫家富,民间每家人上元夜必须点灯七盛。有陈烈者,作大灯丈余,大书一诗于上,其诗:“富家一盏灯,太仓一粒粟;贫家一盏灯,父子相聚哭。风流太守知不知,尤恨笙歌无妙曲!”揭示了封建时期官府为办灯会劳民伤财的行径。据陆游《老学庵笔记》卷五记述:“田登作郡,自讳其名,触者必怒,吏卒多被榜笞,于是举州皆谓灯为火。上元放灯,吏人书榜揭于市日:‘本州依例放火三日’。”这就是后来流传的一句成语“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源起。 

元、明、清三代的元宵灯节仍是一个重要的节日,明清时期的元宵灯会更普及到全国各州县乡镇,只要是汉民族居的地方,哪怕是边远小镇,也是“花灯烟火照通宵,锣鼓杂耍闹达旦”。各地在元宵前夕,都开设了灯市,灯的种类亦日益繁多。灯文化的发展沿着民间化、大众化的方向前行,元宵灯节以绚丽多彩的文化内蕴和风姿展示了人民群众的聪明才智和民俗民情,其丰厚的文化内蕴和迷人的艺术魅力,如同磁石般地吸引着千家万户,男女老幼。人们不仅以张灯观灯为乐,而且以灯多灯好斗胜争强,元宵灯会成了制灯扎灯艺术的赛会。许多城市乡镇,“无不灯,无不棚”。火树银花、歌舞百戏、举国欢乐的元宵灯会,深为各阶层人士所喜爱,形成了旺盛的生命力,得到了持续的发展,场面越来越宏阔,灯彩越来越奇巧,娱乐活动越来越丰富,经济贸易越来越活跃,连灯会举办和元宵节假的日期也越来越宽泛。 

迨至民国时期,元宵仍称灯节,但京城首都的那种自上而下的大型会节活动已不复再筹,而灯节的种种民俗活动,娱乐项目仍在各地流行。中国灯文化生生不息,即使遭遇异族入侵、灾荒、战乱,仍在中国大地上顽强生存并艰难地维系着自己的传承线路。民国时期,孙中山就任,讨袁胜利,北伐奏凯,抗战结束等年份,元宵灯会都格外丰富多彩、热闹喜庆。 

新中国建立后,古老的灯会的城市自贡在新的层面上得到了继承与弘扬。对元宵灯节这一传统的节日,人们有着一种亲切、熟悉、和融的感觉并有着丝丝缕缕的亲合的传感力,人们从元宵灯节中,可以重温民族历史,整合民族情感,传承民族文化,并从中领悟和感受到一种文化源远流长的深邃和厚重,得到慰籍,感到自豪。元宵灯节、灯会经过千余年的发展,形成一种特殊的魅力,特殊的格韵。尽管有“左”思潮的种种干扰,灯文化还是按照自己的发展轨迹迈入了新的境界。在新中国建立后不久,各地陆续恢复元宵灯节、灯会的节日群众娱乐活动,并注入了新内容,出现了新的灯具和灯组,灯诗、灯词、灯谜的创作和流传更加活跃。20世纪60年代初期起,四川的成都办起了“春节灯会”,黑龙江的哈尔滨每年举行“冰灯游园会”.带动了不少城市举办元宵灯会,形成了新时期的年节文化活动。改革开放以来,传统的元宵灯会与现代科学技术相结合,与经济贸易活动相结合,与群众文化活动相结合,使中国灯文化的发展揭开了新的篇章。四川省自贡市的国际恐龙灯会、黑龙江哈尔滨市的“冰雪节”都使中国灯文化在新的历史时期大放异彩。元宵灯节、春节灯会不仅成为社会主义文化艺术的载体,而且成为了社会主义经济贸易的媒体,进而发展成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的一种新型产业。四川自贡灯会以其气势壮观、规模宏大、精巧别致、迷离奇异的特色,组成了时代的交响诗和历史的风情画,以其富有个性的文化品位和艺术魅力,轰动神州,走出国门,名播四海,赢得了“天下灯”的美称。自贡灯会“形、色、光、声、动”一体展现,“教、科、文、经、贸”有机耦合,形成了特有的社会功能:灯会搭台、经贸唱戏,以文化力驱动了经济的发展,为自贡这座全国历史文化名城的二次创业、重铸辉煌走出了一条经济和文化互动联动,一体发展的新路。同时为积厚流广、源远流长的中国文化在新的历史时期如何弘扬光大探索了新的途径。



TOP

QQ客服

18990052024